真AG

真AG 原创《囧妈》余震:流媒体上位打破平衡 中间商“院线”的抗议

导演毕志飞在微博上表示,此前全国影院为了电影《囧妈》做了宣传,但其收益现在由互联网平台享用。《囧妈》一开始定位的就是先主打影院放映,已经占用了大量的影院人力物力、宣传位置等资源。

不得不承认,《囧妈》的大获好评,撕开了网络视频和线下院线一直以来暗流涌动的平静,显然,这将会是一场殊死较量。

2019年上半年,上映影片242部,数量较2018年增加18部。但是半年度电影票房和观影人次首次出现双降。2019年H1电影总票房311.1亿元,同比下降2.7%,观影人次8.08亿,同比下滑10.3%,上座率及单座票房产出也持续下滑。

除此之外,流媒体能否撑得起庞大的用户流量和吃得下大制作的电影也未可知。

据悉,《唐人街探案3》的制作成本高达13亿元,《唐人街探案2》的票房34亿元,这显然让流媒体羡慕不已。

不过网络免费播放的《囧妈》则不负众望,公开资料显示,截至2020年1月27日,在头条系四大平台(抖音、西瓜视频、今日头条、抖音火山版)以及智能电视鲜时光,《囧妈》总播放量超过6亿,总观看人次1.8亿。

(图源:微博@毕志飞)

此前线上与线下各自在平行世界里移动,二者互不干涉,然而,如今,《囧妈》则打破了这个平衡及规则——这相当于曾经作为院线电影播放代表的《囧妈》跳过了其中间人院线方面直播在网络首播真AG,进而忽视了发行方利益。

于是真AG,徐峥以及电影《囧妈》受到了包括万达、大地在内的23家院线公司以及业内人士的谴责与抵制。

线上线下是相互依存还是左右手互博?

原标题:《囧妈》余震:流媒体上位打破平衡 中间商“院线”的抗议

比如真AG,视频播放器爱奇艺、B站、芒果TV等平台在近期均经历了短暂的“平台崩了”的现象,观影体验一时大为降低。

因此,对于创造者来讲,如果依靠流媒体,则赔的血本无归。

而对于付费者观众来讲——或许谁付费谁将有发言权,对于他们来讲,关于院线和流媒体的播放问题并不复杂

客观而言,近年,在“票补”的影响下,全国影院以及银幕一直处于迅速扩张当中,不过,这也给影院的经营带来一定的压力——过多的银幕分流了电影观众,导致单银幕的票房产出持续下降。

线上电商和线下实体,出租车和网约车,微信和短信……实体与网络,线上与线下,恐怕很难说清谁是破局者,谁是搅局者。

只是相较于撤档电影的“打水漂”,欢喜传媒的利益的确是保住了,但是却忽略了为它前期做宣传的院线影院和发行方的利益。

因为需要承担高额的行业租金和运营成本,所以某种程度上,影院的经济效益在这次《囧妈》的播放过程当中看起来受到了损失。

如何面对变化而变化,这就是的《囧妈》的价值。

展开全文 字节跳动向欢喜传媒支付3亿元,买下包括《囧妈》在内的欢喜传媒的新电影和网剧; 双方共建院线频道,共同打造「首映」流媒体平台;双方共同出资制作购买影视内容的新媒体版权。

春节期间,虽然《囧妈》在网络流媒体顺利播放,然而,鉴于流媒体和线下院线错综复杂的关系,这让《囧妈》余震不断——近期,徐峥以及电影《囧妈》受到了包括万达、大地在内的23家院线公司以及业内人士的谴责与抵制。

自然引发了院线的本能反击及抵制。

据《2019年中国电影产业发展分析报告》,从2016年开始,年度单银幕票房产出一直呈负增长态势。2018年数据显示,银幕数量增速(18.32%)高于票房收入增速(9.06%),票房与观影人次增速跟不上银幕数量增幅。

作者:李珠江

消息一出,资本市场反应迅速,欢喜传媒港股应声大涨。

导演毕志飞在微博上表示,此前全国影院为了电影《囧妈》做了宣传,但其收益现在由互联网平台享用。《囧妈》一开始定位的就是先主打影院放映,已经占用了大量的影院人力物力、宣传位置等资源。

因此,《囧妈》之后,如果非要说《囧妈》给行业带来了什么,显然,关于行业转型以及规范的思考则需要我们深思。

在电影《囧妈》在春节档集体撤档后,《囧妈》联手字节跳动放出消息:请全国人民免费看电影——资料显示,《囧妈》出品方欢喜传媒以6.3亿价格把影片版权卖出给字节跳动,同时《囧妈》24亿的最低票房保底协议终止。

此外,网络流媒体播放还要面临一个问题就是,一次消费多人受益,这就打破了影院一人消费一人得益的现状。

而字节跳动请大家看的《囧妈》属于小成本电影,而且作为观众是免费观影,所以成绩看算不错。但是对于大制作电影《唐人街探案3》来说,有几个平台舍得出血直接包揽整个电影的投资制作。

“共建院线频道,打造首映流媒体平台”,这相当于流媒体直接向线下院线和影院宣战了。

此前,在一部电影的收益分成当中,“中间商”院线和影院是占据了电影票房的大头——按照规定,一部电影票房的分成需要分给制片方,发行方,院线和影院。其中,扣除电影专项资金和特别营业税之后,电影院及院线占据57%,而承担风险投资的制片方和发行方分得40-42%。

影视行业亦同样如此。

《囧妈》流媒体上位打破平衡

根据中泰证券研究所的报告,2019年全国银幕数量6.97万块,同比增长16.16%,单银幕产出约85万元,同比下滑9%%。

因此对于电影创作者而言,这并不是一笔很好的账。

因此,这场线下和线上的角力一直充满了“明争暗战”。

对于“电影”创作者来讲,作为发行方,是把电影投放到“院线”上还是投放在“流媒体”上一直纠结不已,而作为观众,选择去“电影院”支持还是在“流媒体”上观看也是一个难言的选择。

据悉,字节跳动和欢喜传媒的协议分为两部分:

最终,这部原计划在大年三十上映的电影,因为不可抗力撤档,最后以“网络首播”的方式出现在大众视野。

尽管都是方便用户观看的渠道,线上和线下堪比“左手”与“右手”。

来源:GPLP犀牛财经(ID:gplpcn)

如果流媒体作为电影的“首发”渠道,拥有的自然是无可比拟的用户流量,但是缺少的却是观感体验和仪式感,无论是影院得立体环绕声,还是巨幕与3D,这都是线上观影无法达到的。

比如,23岁的研究生“沿江杀手”表示,“我偏重第一时间去电影院观看文艺片,像一些经典的影片会在电影资料馆重映,是值得再去观看的。电影院也有一定的社交属性,和自己在家看电影完全不一样。”

院线播放与网络流媒体之间的距离

因此,这让电影院面临行业租金以及运营成本双高费用的问题。

2019年对于院线和影院的压力更是加剧:

据GPLP犀牛财经获悉,若是要按照在院线播放的计划,《囧妈》有24亿的最低票房担保协议。若票房等于或低于24亿,横店影业须支付的保底发行费为6亿元。若实际总票房超出保底总票房,双方就超出保底总票房的票房部分按比例分配。其中,欢喜传媒为35%,横店影业为65%。此外,横店影业还须承担《囧妈》的预算宣传及发行费人民币1.5亿元。

2020年的春节,所有人对春节如果还有印象的话,相信《囧妈》就是其中之一。

万达、大地在内的23家院线公司以及业内人士谴责与抵制《囧妈》并非没有道理。

然而截至1月25日,据猫眼票房数据显示,《囧妈》预售606万,远低于《唐人街探案》的3858万票房。

还有网友评论“字节跳动也没亏,快手花10亿元春晚宣传,字节跳动6亿宣传。”

网友“火山”表示,“电影院上映的电影,数量是很有限的,特别是好电影。感觉不冲突呢!”

然而,二者的关系一直并不那么协调,反而一直是相爱相杀,比如在美国,迪斯尼与线上流媒体奈飞的竞争就充满了火药味。

在中国,流媒体也一直处于高速发展当中——相关资料显示,截至2019年6月,全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到7.6亿,线上观影需求也正在增加,线上用户的付费意愿也在逐步提升。

同时,字节跳动免费请大家看《囧妈》收获得网友们的一致称赞,撇开《囧妈》内容不谈,网友纷纷表示徐峥聪明,字节跳动会做生意。

原标题:日本最赚钱的国民游戏,在中国却凉了又凉,连腾讯都救不回来?

原标题:女儿嫁人生娃后,为何不能回娘家坐月子?网友:看完发现原来如此

 


Powered by SBF胜博发:原来我玩的不只是桌游娱乐官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